必发88:吴敬琏:中国的经济学家先贤,有追求科学和真理的精神

  • 时间:
  • 浏览:38

  本文来源:原子智库 (ID:AtomThinkTank),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是中国经济学研究的学术重镇,其前身是1929年“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社会调查部”改组的独立学术机构“社会调查所”。经济研究所成立以来,见证了祖国从战乱到和平、从贫穷到富裕的过程,并在经济发展和改革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包括蔡元培、傅斯年、孙冶方、董辅礽等著名学者,都是经济研究所的先贤。

  2019年是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成立90周年,最近众多经济学家齐聚纪念,感怀先贤。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发表演讲,纪念经济研究所的先贤前辈,同时也是对中国经济学前辈的纪念。文脉不绝,思想流传。吴敬链的演讲感人至深,值得阅读转发。本文根据现场演讲整理,未经演讲者确认。本文一共2500字,阅读需要3分钟。

  以下是吴敬琏演讲的正文:

  非常感谢经济所诸位领导让我来参加这个盛典。我在经济所工作过30年,感慨万千。在经济所90周年华诞的时刻,我今天讲讲我最想说的话,学习经济所前辈们的榜样,在经济学发展的大道上努力攀登。

  经济所号称“天下第一所”,其实并不是一个很大的所。我是1954年来所的,那时候全所人员一共40人。经济所的宝贵之处在什么地方呢?我想不在于规模,甚至不在于那些很有价值的成果,而在于有这么一批人,这批人在追求真理、追求人类的福祉。在这样的动力推动之下,孜孜以求,去研究中国的、世界的经济问题,希望能够贡献给这个民族、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人民!

  前些年我在上海,有一位有名的思想家王元化先生,一再说应该写经济所的所史。他心目中的所史不是聚焦于我们的成果,而是这批人的精神发展史。他甚至热情去跟一些作家谈,建议他们研究经济所这批人,研究他们的工作、他们的奋斗、他们的精神的深化、演变。

  很可惜没找到这样的人,这些作家都说:我们功力不够,聚集了中国最优秀知识分子的这么一个地方,我这个学问、乃至于文字的表达都够不上。所以,最后没有找到合适的人来写这样一部所史。

  在庆祝90周年的准备过程中,经济所的同仁做了很多很好的工作,也做出了初步成果。我也读了一些所史的初稿和后来的简史,我才发现,我其实所知甚少。我所知道的,正如王元化先生所熟悉的,是1930年代以来的这批左翼经济学家。我所熟悉的就更晚了,我来的时候刚刚是来了新领导,原来的领导退出。所以,我对所史讲到的前面20来年的经历都是不知道的。

  我在读所史的过程中,也得到了很多新知识。我们所的创始人、主持了我们所26年工作的陶孟和先生,我就没见过,我很惭愧。我大学毕业分配到中国科学院的时候,是分配到经济所的,但是我被扣留在院部当学习辅导员,后来我们一共来的8个大学生,有两个被扣在院里,后来院里派了人把我换回来,这样我才到了经济所。这两个月时间,我这次才知道,我那个办公室就在社会调查所,就是陶孟和先生主持社会调查所的时候修的那个,就是后来的中国必发88官网科学院院部的办公楼,在所史短片里可以看到这个办公楼。

  对于陶孟和先生的事迹,我也是看了一些讲中国知识分子几十年的荣辱起伏的文章,特别是巫宝三先生写的纪念陶孟和先生的那篇文章,我才知道的,他真是了不起。在抗日战争期间那么艰苦的环境之下,他从1939年就开始研究日本侵略对中国造成的损害。在我们艰苦抗战取得胜利以后,索赔根据就是用了我们非常严谨的研究来做。后来在1946年也出版了书,虽然后来因为国家决策没有用上,但是他开了先河,就是用科学的方法来计算日本侵略对中国造成的损害。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事情。

  不但是这方面做出贡献,我们看巫宝三先生回忆录,里面讲到解放以后陶孟和先生对于经济学发展所做出的贡献,特别有勇气的是,在1957年错误批判一些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批判所谓社会学是伪科学的时候,陶孟和先生仗义执言,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这些都是我所不知道的事情。我所知道的事情,我觉得感人的事情,在我必发88们经济所的历史中那是千千万万。像孙冶方所长、顾准,他们的事迹我们知道的比较多。其实感人的事迹,也许是人们不太注意的科学家、经济学家的事迹,还有很多值得我们去发掘、去学习。

  在我们经济所,有许多科学家为了追求真理,为了发展经济科学,为了提供经济方面的有益建议,做了很多有益的工作。我现在只想讲一位,这就是经济史组的章有义先生。

  章有义先生应该是中国现代农业史的一位大专家,我跟他的接触,是从进所以后不久开始的。他的学问是做得非常扎实的。当时在于光远同志的指导之下,团支部组织一种业余性的沙龙式讨论会。有一个问题我们请了章有义先生来讲,关于中国社会制度论战。

  像我们这些在解放以后读经济学的人,对这场论战的理解都是非常表面的,就是两种派别。一种是根据中国共产党的纲领,主张中国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另外一种反面意见,是受到批判的。章有义先生给我们做了一次辅导的讲话,非常细致地介绍了这场论战的各个学派和他们争论的焦点,做出了分析。我们觉得很受启发,以前缺乏这方面的知识。可是没有想到大祸临头。1955年的时候,肃反运动说章有义介绍的是反革命观点、托派观点,于是就成了肃反对象。肃反运动结束以后,到了1957年还是在劫难逃,这样他一直到改革开放以后才得到平反。他本来身体就很不好,改革开放以后,还是奋力地进行研究。

  我看过一篇回忆章有义先生的文章讲到,他在改革开放以后十几年,拖着一个非常衰弱、不断进医院、靠吃药维持的病体,写了130万字的著作。他在中国农业现代史的研究上应该是一个名家。像这样的人,如果没有一个为发展经济科学、为追求真理的强大动力,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像这样的事情非常多。今天我问了一下,经君健研究员没有来。他跟我同一年来所的,我们一共8个人。他们在昌黎试验田做食堂报告,从经君健后来的研究可以看到,他的调查研究是做历史的,细致分析了在一个大饥荒年代,食堂对于维持普通人民生命所造成的妨碍。他主张让人们自愿选择,可不可以不进食堂。

  你想想在那个年代,要做出这样的分析,除了学术调研的功底,还要有多么大的勇气。孙冶方、顾准当然是我们的榜样。除此以外,这样的人是非常多的,都是非常值得我们发掘和认真学习的。他们都是大学问家,我们的学习当然要从他们的学术成果中吸取营养,但是我想说的主要还不在这里,主要是要学习我们先贤们为了学术献身的精神和认真地、呕心沥血地去发现真理、去提出对人民有益的建议这样的精神。

  所以,像这样先贤们,他们的观点,即使是学术观点,也会有很多分歧。但是对他们的分歧,我们是需要研究的,他们各自的创见,我们是需要学习的。更重要的是,要学习他们的这种科学的、为人民的精神。就像爱因斯坦在评价居里夫人的时候说的那句话,我觉得非常有道理,就是“伟大人物在道德人格上给人类的贡献,往往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那么,对于他们学术上的成就,我们要学习,但是我想还是引用陈寅恪在清华大学的王国维纪念碑上的这段话,我念一下这段话作为我讲话的结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原标题《吴敬琏:中国的经济学家先贤,有追求科学和真理的精神 | 原子智库》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必发88 必发8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