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发官网:“华为太子”的江湖路:小牛上市,李一男不敲钟

  • 时间:
  • 浏览:56

  最近两年IPO的公司中,有几家公司都不是第一大股东为主敲钟人。比如拍拍贷在纽交所IPO,持股近28%的第一大股东、联合创始人顾少丰退居幕后,敲钟仪式主要由持股近5.5%的联合创始人、CEO张俊完成,但这是因为顾少丰技术出身,喜欢低调,不爱抛头露面,而张俊的性格恰好适合对外沟通。蔚来汽车在纽交所IPO,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创始人李斌并没有站到敲钟台上,而是选择了几位蔚来车主前去敲钟。对于李斌来讲,此前已经亲自完成了易车网在美国和易鑫金融在中国香港的敲钟上市,蔚来汽车是他的第三家上市公司,不夸张地说,敲钟这件事他已经没太大感觉了,让给其他人敲又何妨。这么多IPO公司中,只有李一男没有成为主敲钟人,是被迫的。

  小牛电动(Niu Technologies,牛电科技)于9月24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募集最多1.5亿美元资金。该公司打算申请在纳斯达克全球市场挂牌,证券代码为“NIU”。

  近日,小牛电动最新招股书显示,将在美国IPO中发行830万份ADS,价格区间在10.50-12.50美元。

  成立不足四年,小牛电动就已快速成长为国内智能电动两轮摩托车领域的龙头。招股书披露,根据CIC统计数据,小牛电动2017年在国内两轮智能锂电电动车市场占有26%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一;在欧洲的市场份额为11.1%,位居第二。

  传奇创始人

  小牛电动是“天才少年”李一男口中的“最后的一个创业项目”。

  李一男的履历充满了诸多传奇色彩, 27岁成为华为副总裁,随后担任百度首席技术官、中国移动12580 CEO、金沙江创投合伙人等多个职务,迅速成为了决定所在公司走向的人。

  很多媒体定义李一男为“一流的履历、二流的人生”。

  学生时代爱追梦,15岁李一男便考入华中科技大学第一届少年班,从初中直接跃进大学门槛,十分聪慧,有“天才少年”之称。

  23岁硕士毕业进入华为工作两天后升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升高级工程师、半年升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成华为总工程师、27岁就坐上了华为副总裁的宝座,从实习生到副总裁仅花了不到4年时间。

  在华为就职期间,李一男采用准SDH技术主了C&C08国内首个万门程控数字交换机的开发,凭这个交换机华为在与当时市场领先者上海贝尔的激烈搏杀中突围。随后李一男则与华为研发人员一道加紧对交换机的研制创新,使华为从一个不入流、交换机只能卖到农村的小角色,变成完全超越上海贝尔的全球战略布局企业。

  当时,任正非对李一男以“干儿子”相称,李一男一度被认为是任正非的接班人。

  年轻的时候就想拼一把,30岁的李一男创业之心萌发,2000年底,他离开华为,但是任正非还是为他在深圳五洲酒店开了隆重的欢送会,并要求公司高层悉数出席。

  拿着从华为股权结算和分红的1000多万元,赴北京创办港湾网络,成为了华为的产品高级经销商。港湾渐渐从代理华为的产品到生产类似的产品,不断从华为挖人尤其是收购了从华为出去的光通信创业团队,成为华为竞争对手。

  极具市场慧眼的李一男选择了DSLAM作为港湾的突破产品,而华为还没有推出相应的产品,04年之前,同种产品港湾要比华为领先至少半年,竞争中占尽了先机。

  2003年,任正非开始了对港湾的疯狂截杀,只要港湾参与投票的项目,华为的报价都比港湾要低,甚至“白送”,并高薪挖走了港湾的整个产品线的研发人员。

  港湾在华为强烈攻势下疲惫不堪,2006年,被华为收购,作为收购条件,李一男需要到华为工作两年,头衔仍是华为副总裁兼首席电信科学家,但却被剥夺了重大事件的决策权和参与权。

  李一男对电信技术有着超人的天赋,但对于企业管理和人情世故,并不在行,因此,他选择了一个偏技术的新岗位,2008年10月,38岁的李一男出任百度CTO。

  李彦宏十分看中李一男的才华,赞美其为“全世界能做百度CTO的三个人之一”,李一男用300万投资斩获近10亿收益,主导开发了“阿拉丁”计划。

  40岁,他再次跳槽,李一男加入中国移动12580任 CEO,短短1年时间,他将12580的使用量增加1倍。

  一年半以后,他选择再度离开,以合伙人身份加入了金沙江创投,在金沙江的4年时间里,他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投资案例。

  2015年,李一男创办了牛电科技并担任CEO。他说,这是他最后一次创业。当时的资本市场并不看好电动车,没技术也没有好的团队,所以融资处处碰壁。李一男的牛电科技便自带光环,电动车尚未问世,便获得了GGV、IDG、红杉、创新工场李开复、真格基金徐小平等多家明星机构5000万美元A轮融资。

  在李一男的人生履历中,除了令人羡煞的高歌猛进以外,从来不缺少大起大落。

  当小牛刚刚发布了首款新车N1,他便因涉嫌内幕交易被深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检方材料显示,李一男通过其妹夫和母亲的股票交易账户,满仓武汉华中数控,获利508万元。同时他还让自己的妹妹购买该华中数控,获利有236万余元。

  而当时,李一男已经出资284.67万,持有2014年的成功借壳上市的数字天域4.745%的股份,价值9亿元左右,2015年解禁后,数字天域的大股东中已没有李一男,应已成功套现。

  企业家圈子里,会因为没有持续的成就被人遗忘,但从来不会因为坐过牢而否定一个人。外界更多的是惋惜,替这么一位智商极高、情商低的人感到惋惜。

  2017年12月刑满出狱后的李一男宣布加盟梅花天使创投并担任合伙人职务,且已辞去牛电科技创始人职务,招股书中董事及高管成员名单中亦不见其名字,CEO 一职由李彦接替。如今,他一手创办的牛电科技赴美上市,他不是主敲钟人。

  截至IPO前,归属于小牛电动创始人李一男的Glory Achievement Fund Limited为第一大股东,占总股本的43.8%。IPO后,李一男的Glory Achievement Fund Limited持股为39%,拥有27.7%的投票权,目前小牛电动市值大约在则48-55亿左右,其身价将由此暴涨20亿。

  越卖越亏

  互联网的发展速度令人眼花缭乱,对于牛电科技来说,少了一位灵魂人物,尤其又是以眼光精准独到而著称的李一男,足以让他们在这两年中错过诸多机会。

  幸运的是,小牛的几位联合创始人共同稳住了局面,小牛电动车销量节节攀升。

  根据招股书显示,自2015年推出首款产品以来,小牛电动累计销量达到43.15万辆。其中2016年销售了8.49万辆,2017年销售18.95万辆,今年上半年小牛电动共销售12.5万辆电动摩托车,和去年同期的6.83万辆相比增长了83.01%。

  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小牛电动总营收5.57亿元人民币(8420万美元),和2017年同期的2.85亿元相比增长95.4%。

  但与销量增长背道而驰的是,小牛电动亏损的“窟窿”越来越大:2016年运营亏损2.2646亿元,2017年亏损1.44272亿元。今年上半年公司净亏损3.149亿元,远高于去年的9606.8万元,相当于每卖一辆电动车亏损近2520元。

  小牛电动解释亏损的增加主要来自于多达1.69亿元的股权激励支出,2018年上半年,一般性及管理支出为2.33亿元(约合3526万美元),占收入比例为41.83%。

  同时小牛电动开始跑马圈地”式的激进扩张之路,专营店已经从2016年的19家扩大到如今的571家,增长了29倍,这也让其必发官网面临庞大的费用支出。以今年上半年为例,销售与营销费用为7022.9万元(约合1061.3万美元),研发费用为5605.4万元(约合847.1万美元。

  此外,小牛电动的资产负债率和现金流状况也不容乐观。

  截止2018年6月30日,小牛电动账上的现金仅1.56亿元、限制性现金1.72624亿元、应收帐款4387.1万元。另外,牛电还有短期银行贷款1.78234亿元、应付帐款2.84114亿元。据了解,2015年至今小牛电动共申请了5笔短期贷款,总金额1.9亿元,这些贷款即将于今年底到期,小牛电动正面临着较大的短期贷款偿还压力。

  目前小牛电动的总资产为8.23亿元,负债总额达到6.41亿元(约合8932万美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4.6%。

  内忧外困

  小牛电动给自己的定位是一家智能城市出行解决方案提供商。小牛电动不仅拥有自己的APP,还建立属于自己的社区,用户可以进行车辆自检、在线报修、定位防盗、失窃上报和过户等操作,大大解决了电动车使用过程中的一个痛点——被盗问题,这样的社区品牌化运营,颇有小米的风格。

  除此之外,小牛电动注重车体外观设计,仪表盘很有科技感。小牛M1同时摘得工业设计领域具有很高的知名度的五项大奖——德国红点、美国IDEA、日本G-Mark、中国红星、德国IF奖,令人惊叹。

  回看现有的几种新兴出行方式,摩拜、ofo仅限于短途出行;而滴滴、Uber在城市区内通勤的作用会被极大限制,而电动车恰好能弥补上述两种方式的不足。

  李一男曾谈及选择电动车领域创业的初衷,除了满足短距离出行的需求,另一个出发点,在于“酷车”,他举了个例子:十几年前,摩托罗拉如日中天,其CEO认为印度人只需要能打电话发短信的手机,为此在印度推出17美元的单一功能手机。而两三年后在印度市场真正火爆的却是诺基亚和具有各种功能的必发88中国山寨机。不能因为没有钱,而否定别人追求美好生活的向往。

  但事实上,小牛电动高端的产品定位,使得消费者的购买力受到限制。小牛电动车价格最低3499元最高达到19999元。由电动车的人往往以工薪阶层居多,面对将近两倍的价格差,即使真的有很高的安全性也会犹豫再三。

  根据《中国轻工业信息网》信息显示,2017年电动车销量完成了3200万辆,雅迪年销量突破400万辆位居第一,小牛电动市场占有率不到1%。

  高定价也使其单个产品毛利较高。据财报显示,2017年小牛每辆电动车带来的净收入是4061元,每辆车的成本是3772元,由此可以得出,每卖出一辆电动车,小牛可以获得毛利近300元,这个数字比传统电动车厂商略高,但由于售价较高,毛利率只有传统厂商的一半左右。

  同时,小牛强调性能、速度,这和当前的城市管理政策背道而驰。

  《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强制性国家标准要求:最高时速不超过25公里、整车重量(含电池)最高55公斤、电机功率不超过400w、强制规定有脚踏功能。该政策将于2019年4月15日正式实施,厦门、深圳和东莞等城市已经在某些地区禁止电动滑板车。

  而小牛很多产品都是达不到新国标的,事实上很多电动车企生产的车型都存在不达标的情况,政策限制将波及所有的电动车企业。

  解决方案就是按摩托车进行手续办理,这就意味着广大非新国标电动车消费者需要取得摩托车驾驶证才可以合法上路。

  小牛目前确实是负重前行,路程艰难,如果难以从变化的行业环境中寻找突破口,其自然也难以真正发挥出互联网的力量。


必发官网 必发88